在线QQ: 服务热线:0755--88910696

联系我们

    新闻中心
  • 电话:0755--88910696
  • Email:changqingshuyuanlin@163.com
  •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上梅林梅村路4号运发汽修大楼四楼404室
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动态
台风“妮妲”袭深全记录
发表时间:2016-08-02     阅读次数:     字体:【

台风到来前,市民将超市的食品采购一空。深圳晚报记者 王炳乾 摄

   深圳晚报记者 蒋平 刘姝媚 曾惠怡 张玥婷 张金平

   7月29日20时,今年第4号台风“妮妲”生成。这个来自太平洋的“妮妲”极具女王风范,她酝酿着热、风、雨、雷、冰雹等武器,以每秒42米的速度朝着大鹏半岛席卷而来。

   为应对这个气势汹涌的王者,8月1日17时,深圳市气象台首次发布台风红色预警,全市进入台风特别紧急防御状态——停工、停业、停市、停课。但有一些人不仅没有停下手中的活儿,反而进入了备战状态,他们连夜转移危险区域人员、抢修水电线路、清理倒伏树木、救治遇险群众。

   有的人将气象灾害视作天文奇观或是极限体验,化作追风者捕捉台风踪迹,或在狂风暴雨来临前上演求婚大秀。还有的人为了见证此刻,迫不及待地在暴风雨中降生,他们获得了一个相同的名字——“小妮妲”。

   没想到,“妮妲”最后只给深圳“温柔”一吻,既无重大人员伤亡也无严重危险事故,下了一夜暴雨便悄然离去。22个小时之后,“四停”取消,这座城市才逐渐恢复往常。

   她的名字叫“妮妲”

   7月30日中午,深圳市气象局挂出了高温橙色预警、暴雨黄色预警、大风蓝色预警、冰雹黄色预警和雷电黄色预警,雨、热、风、雷、冰雹5个信号同台甚为少见。

   台风“妮妲”(nida),这个读起来有些拗口的名字来自泰国语,意为“女士的名字”。

   这位即将席卷广东珠三角的“女士”,其实最早来自菲律宾。

   2016年7月27日,一个低压区在菲律宾棉兰老岛以东海面生成,美国海军研究实验室给她一个编号“96W”。

   很快,她在逐步升级。

   7月28日4时30分,位于美国夏威夷的联合台风警报中心将其评级提升为“MEDIUM”(中级)。9时30分,联合台风警报中心再次将其评级提升为“HIGH”(高级),并发出热带气旋形成警报。

   7月29日,深圳市气象局的值班首席预报员李辉发现了她。上午11时15分,市气象局的预报员们集中在办公室里,召开气象讨论会。他们拿着全球共享的大气监测数据,对比来自欧洲、日本、国内的数字预报,对今年以来的第4号台风进行分析讨论。

   “各国的数字预报结果大相径庭,分析意见的分歧很大,欧洲中心认为该气旋会生成并发展,但日本却认为不足为患。”这让市气象局首席预报员孙晓玲感到为难,到底应该取信谁?

   经过激烈地商讨、仔细地研算,孙晓玲和预报员们的意见达成一致——热带气旋将在29日晚间生成,并于珠江口附近登陆,可能还会有较大影响。

   29日15时,市气象局立即向深圳市政府发出气象信息快报。

   20时,热带气旋于菲律宾东海面正式生成,她还被赋予了一个泰国名字——“妮妲”。

   “妮妲”生来就具有王者风范,不仅缔造高温炎热,还孕育奇异的天气。7月30日中午,深圳市气象局挂出了高温橙色预警、暴雨黄色预警、大风蓝色预警、冰雹黄色预警和雷电黄色预警,雨、热、风、雷、冰雹5个信号同台甚为少见,天气发生了诡异的变化。

   30日19时,深圳市气象台发布台风白色预警。

   这个信号意味着“妮妲”已经上路了,她来势汹汹,以每秒42米的速度朝着深圳席卷而来。

   风雨欲来

   8月1日17时,台风橙色预警升级为红色预警,深圳市气象台首次发布台风红色预警,全市进入台风特别紧急防御状态,启动防台风和防汛I级应急响应。全市范围内实行“四停”:停工、停业、停市、停课。

   不速之客“妮妲”的到来,让深圳这座拥有近1200万人的特大城市全体动员起来。

   7月31日10时,广东省防总启动了防风Ⅲ级应急响应,并派出督导组赴各地督导。下午15时,广东省防总召开防御第4号台风“妮妲”视频会商会,副省长邓海光出席会议并作动员部署。

   8月1日12时30分,深圳市气象局将台风预警升级为黄色,全市进入台风防御状态。1日上午,深圳火车站发布消息,宣布8月2日深圳站、深圳东站全部长途旅客列车停运。深圳机场启动了三防工作应急处置预案红色预警,各航空公司已在深圳机场取消进出港航班140班,凌晨至次日12时所有进出港航班也被取消。蛇口客运码头船班已经部分停运,机场码头8月1日下午15点后所有进出港船班全部取消,而且8月2日全天所有船班将继续停运。

   8月1日上午,大亚湾核电基地台风预警信号上升为黄色,暂停户外作业。

   “妮妲”的威力不可轻视,让政府各层级全力应对台风。

   1日下午,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到东莞、深圳实地考察台风防御工作,来到深圳市三防办、大沙河河口水闸,听取两市防台风工作汇报,现场检查、指导防御工作。深圳市委书记马兴瑞、市长许勤先来到市三防指挥部听取各区台风防御工作情况汇报。傍晚,他们赶赴南山区、赤湾港集装箱码头、渔人码头、大沙河河汶水闸等处,实地检查台风防御工作。

   从1日下午开始,盐田区海山街道田东社区工作站副站长黄伟营,和站长黄汉华以及30多名同事,反复在梧桐山上、山下、边坡排查,他们疏散了565名居民,9位危房地带居民得到安置。

   8月1日17时,台风橙色预警升级为红色预警,市气象台首次发布台风红色预警,全市进入台风特别紧急防御状态,启动防台风和防汛I级应急响应。市三防指挥部发布《深圳市防台风防汛紧急动员令》,全市范围内实行“四停”:停工、停业、停市、停课。

   深圳晚报记者李瑶娜在市三防办做现场采访,热线电话急促地一个个打过来,接通、记录、处理。办公室里,每个人脸上都是凝重的表情。领导们在闭门开电话会议,巨大的电子屏幕上显示出10个区的监控情况。这种高度紧张的气氛,也令李瑶娜神经紧绷。

   根据紧急动员令,各种户外作业都停止。

   市交通运输行业发布台风暴雨应急指令,370条公交线路将根据台风预警信号情况停运。深圳海上搜救中心发布信息,深圳海域共有941艘船舶在港防台,其中包括商船、休闲船、游艇及其他各种类型船舶。来自深圳市住建局数据显示,深圳有1883个在建工地于1日下午全部停工,所有工地工棚人员已全部撤离,撤离人员约16万人,1458台塔吊已采取降低顶升套架等措施提高抗风能力。

   台风“妮妲”不仅带来恐惧,还有浪漫。

   8月1日晚7点多,在深圳大鹏新区葵涌的一片海滩上,姚先生为女朋友麦小姐准备了一个巨大惊喜。

   海风一阵接一阵吹过来,雨已经开始下了。一架无人机从空中缓缓降落,姚先生从上面取下戒指,戴在女友手上,女友含着眼泪答应。两人是中学同学,恋爱半年多,当时,沙滩上还有不少游客,他们共同见证了这一浪漫时刻。

   姚先生说:爱情可抵台风。

   整个求婚过程持续近一个小时,在大风来临前,他们迅速离开了。

   “妮妲”登陆

   “妮妲”登陆前,一直无法确定登陆地点,“追风者”赵坤从深圳最西边的蛇口渔人码头一路追着台风到了最东边的南澳双拥码头。

   深圳与“妮妲”交锋的这一夜,深圳市商业联合会秘书长石庆睡得很不安稳。2日凌晨1时入睡前,他通过电视、电台了解到从市到区各级部门还在马不停蹄地疏散各港口、危房、边坡地带的居民,这些居民将被转移到民政部门大厅、学校、体育馆、救助站等公共场所。

   他们在与台风打一场时间争夺战。

   凌晨三时许,石庆被宠物狗的叫声吵醒。窗外开始风雨大作,狗没听过这么暴虐的风雨声,在门口可怜吧唧地求安慰。慌乱的吠声让石庆本不平静的心开始紧张,他再一次查看家里的电源有没有拔掉、门窗有没有关好,然后给住在另一个区的女儿打电话,确定她也一样做好了全力防御“妮妲”的准备。这一切结束后,他再也睡不着,索性打开电视,刷朋友圈,想知道这个传闻中来势汹汹的“妮妲”到底搅起了怎样的风波。

   凌晨一点时,住在宝安区的郭航本已打算睡觉,犹豫再三,他还是从床上一跃而起。他走出家门,打算把车挪到更安全的地下车库。

   随着台风逼近,风开始猛烈撞击阳台门,雨也急促起来,那种“风雨欲来”前夕的紧张,超过了他之前的预判。不行,趁台风还没正式登陆,赶紧挪车。小区里的地下车位早就满了。他立即把车开向离家最近的商场,此时是凌晨一点半,他万万没想到商场的地下停车场有很多车在排队,排了半小时,才开进停车场。转了两圈,车位都停满了。他有些郁闷,又转了一个商场,仍然没车位。最终,郭航把车停在了一家经常去办事的事业单位,距离家有9公里远。

   而此时,市委书记马兴瑞、市长许勤分别坚守在市三防指挥部、大鹏新区三防指挥中心,密切关注台风动向,组织各区各部门防汛防台风。

   8月2日凌晨3时35分,今年第4号台风“妮妲”(强台风级)在深圳大鹏半岛登陆,登陆时中心附近最大风力达14级(42米/秒)。

   谢嘉敏和队友准时来到大鹏新区的双拥码头——这里是“妮妲”台风眼位置,台风在他们的头顶盘旋。

   谢嘉敏是深圳ZAKER的一名直播记者,她主动请缨参与台风直播。从“妮妲”来袭的前一天下午起,她和其他51位同事就开始忙着准备“妮妲”的直播:摄影设备的准备与调试、与队员商量集合时间、拟定直播注意事项等工作。

   一切准备就绪。8月2日凌晨零时30分,谢嘉敏带着一名男队友匆匆赶往“妮妲”在深圳的登陆点——大鹏半岛。自懂事以来,这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触摸台风。

   大鹏新区有3个街道办,南澳街道办是离台风登陆位置最接近的街道办。凌晨2时左右,谢嘉敏和队友与该街道办的工作人员进行了沟通,获得采访许可。

   去大鹏之前,谢嘉敏为自己和队友准备了雨衣。到了南澳街道办,工作人员给每一个到访的记者都准备了相对来说更为专业的服装——防水的衣服、裤子还有雨鞋。“雨鞋我们自己都忘了准备。”谢嘉敏补充道。

   然而,在之后的两个小时内,并没有出现他们潜意识里认为的狂风大作、暴雨倾盆的景象。和风,小雨,用“风平浪静”来形容再合适不过。

   事后,谢嘉敏回忆起这个场景,发了一条朋友圈:“台风眼里,也无风雨也无晴。”

   “追风者”赵坤有些郁闷,因为在台风登陆时,他处在风眼之中。赵坤已经在深圳做了8年电视记者,每年汛期,每场大的台风过来,他都要进入应急状态。

   “妮妲”登陆前,一直无法确定登陆地点,他从深圳最西边的蛇口渔人码头一路追着台风到了最东边的南澳双拥码头。

   在预测中,“妮妲”最大风力可达14级,赵坤一行人专门准备了登山绳,以防风力太大。

   此时,人们对风力的感知并不明显。怎么向观众解释此时海平面的风力,成了一个难题,赵坤想了个办法——拿来两瓶矿泉水,其中一个,水全部倒空,另一个只留半瓶水放在平地上。观众会发现,空水瓶马上被吹走了,装有半瓶水的瓶子则在左右摇晃。

   气象预报员孙晓玲解释说,“台风眼内风平浪静是常见现象,台风眼外区域才是雨大风急。”台风在直径数十公里的中心区域内,风力会迅速减小,降雨停止。相对于“妮妲”的台风眼来说,深圳东西长80多公里,南北宽最短处为10多公里,台风眼经过深圳,会带来间歇性停雨。这就是明明位于台风眼时,却是无风无雨的缘故。

   台风宝宝

   2个多小时后,孩子终于安全降临。同事们起哄说,应该给这个在风暴夜降生、历经波折的宝宝取小名为“小妮妲”,希冀他能如风暴般强壮勇猛。

   时间逼近2日凌晨两点,离“妮妲”正面登陆深圳的时间越来越近。潜在的人员伤亡让医院的夜班医生绷紧了神经。

   深圳市中医院妇产科里,值班医生吴慧君用力晃了晃脑袋,试图振作精神。医院有指令,台风夜要坚守岗位、严阵以待。而妇产科医生无形中有着更重的使命,要与恶劣的天气对抗,每次抢救孕妇和宝宝两条人命。

   此时,离医院20公里开外的准妈妈张莉(化名)开始感觉到下腹阵痛,3小时前开始的腰痛也愈加明显。她有些紧张地把这一讯息告诉了家人。事实上,台风来袭的消息已让这一家人难以入眠,张莉的不适更增添了他们的紧张。片刻后,他们决定送张莉去最近的医院。

   在家人的搀扶下,张莉开始下楼,但未及走到停车场,自然破膜,羊水流出,她痛苦地躺在地上,呼吸有些困难。一旁的丈夫心开始不稳,他一边安抚妻子,一边用颤抖的手拨通了120电话,急促而慌乱地求救着。

   5分钟后,吴慧君与两名急诊医生、一名助产医生挤上救护车,车窗的防雨条忙不迭地往两旁清扫豆大的雨滴。吴慧君没顾上留意风有多大、路面有多危险,抿紧嘴唇等待到达目的地。

   10分钟后,吴慧君和同事到了张莉所在的小区。从车门走到楼道,几步的距离,身体全被大雨浇湿。进到楼道,还没喘过气来的吴慧君竟从呼啸的风声中听到了婴儿清脆的哭声。她欣喜地跑过去,看到了仰卧在地的张莉和一旁的婴儿,除了胎盘未娩出、未断脐,一切顺利。刚出生的小家伙挥舞着手脚,哭声响亮,四肢肌张力好。

   台风夜降生本是很危险,如若是新产妇,产程长再加之风暴夜路程不顺,极有可能危及生命。这次好在张莉是经产妇,产程短,加之医生赶来及时、处理得当。所有这些都让吴慧君忍不住感叹小家伙福大命大。

   2日凌晨四点,大约台风“妮妲”登陆半小时后,盐田区海山街道上田东社区工作站副站长黄伟营正赶时间汇总上报前两小时的排查资料。

   黄伟营做好了通宵迎战的准备,却不料临产期将近的妻子打来电话。平日里妻子很顺他,不会在他忙的时候添麻烦,现在打电话肯定有事。果然,妻子说身体不舒服,预感快要生了。黄伟营有些犹疑,他想着她两天前去医院检查时,医生说预产期应该是8月18日。“我这边很紧急啊,人手不够,脱不开身。你要不再忍忍,看看情况?”妻子顺从地应了声,挂了电话。

   风势加大,黄伟营和同事又一次前往危险区域转移居民。大多数居民选择相信工作人员的说法,转移到安全地带。但也有人一根筋,嫌麻烦不愿意转移,黄伟营他们只好连求带拉扯。妻子的电话再次打过来,他心里“咯噔”了一下,似乎有预感。妻子说,不行了,必须去医院。他知道妻子不会夸大,征得站长黄汉华同意后,他赶忙开车接妻子。

   去医院的路上,风雨的势头随黄伟营的心境一同变得汹涌。每过一分钟,妻子的身体都更加不适。“吱呀”一声汽车急刹车,前方的主辅道被一棵倒下的大树挡了。他下车推,怎么也推不动,立马打电话向同事求助。

   除了车灯,四周漆黑,他问妻子怕不怕,她摇摇头。两人十指相拥,愧疚从他内心生出。

   同事赶来抬开树,5分钟后他终于将妻子送到了医院。产房外,他默默跟老天祈求保佑母子平安。他和妻子都年过四十了,好不容易等到二孩放宽,对这个宝宝很珍视。他还给孩子想好了名字,叫“黄应政”,响应政策而生。

   时间近凌晨5时,他接到市里下来的指示,要求各街道办进市场叮嘱各商户,6时30分后避开了大风雨再开张。工作站本来就人手不够,山坡塌陷、大树倒伏、路面积水等问题的处理还需要人,自己此时的离岗很有可能耽误进展。

   妻子这边不知何时分娩,黄伟营咬了咬牙,开车赶回工作站。

   回去不久,站长黄汉华拉住了黄伟营,让他回医院,并安慰他工作站这边不会有事。黄伟营感恩又愧疚地拍了拍站长的肩膀,开车赶往医院。

   两个多小时后,孩子终于安全降临,眉眼里像妻子多一点,黄伟营暗自喜欢。同事们开心地起哄,说应该给这个在风暴夜降生、历经波折的宝宝取小名为“小妮妲”,希冀他能如风暴般强壮勇猛,成长为父母有力的臂膀。

   市气象局的周禹和周杨是一对夫妻档主持人。预防“妮妲”预案启动以来,两人一直处于连轴转状态,周禹负责电视直播,与深圳卫视相关频道联动,周杨负责电台,一天一夜里,两人共播出了100条不重复信息。

   直到8月2日傍晚六点半,两人才有时间回去休息。

   市交通台广播节目主持人江川也度过了自己的一个不眠之夜。

   8月1日晚,深圳广播5套频率所有广告都停播。零点起江川连续直播6个半小时。交通广播的小伙伴,每人都有明确分工,在暴风雨之夜,在城市的各个驻点进行连线直播。

   有一个场景,江川一直忘不了:凌晨的一段直播间隙,透过幕墙玻璃望向窗外,空荡荡的马路上,五个交警,身着荧光衣,在风雨中拖拽倒伏的树木。

   江川在直播中说,爱一座城最大的原因是因为感动。他已经来深圳18年,台风让他平了自己个人连续直播的最长纪录。

   苏醒的城市

   “人努力,天帮忙。”一位领导在内部总结时说,“妮妲”提前登陆,错过了最高峰,最终没有与天文大潮重叠,没有形成大灾。深圳平安,加油!

   8月2日7时前,台风“妮妲”开始逐步离开深圳,前往广州南沙。

   深圳,这座迎击台风“妮妲”的城市开始苏醒。

   清晨5点半,天微微亮,风雨开始有不断加强趋势。深圳ZAKER直播记者谢嘉敏在直播的镜头中,就可以听到“呼呼”的风声,汽车也开始小幅度晃动起来。

   南澳自然灾害多发,因此,当地应急救援机制已经相对成熟了。双拥码头停泊的船只早已被转移到安全区域,鲜有基础设施严重损害情况发生。“对于台风,当地居民已经见怪不怪了。”谢嘉敏采访了部分当地居民,他们有条不紊地迎接“妮妲”。

   7时,风势猛烈,不时掀起数米海浪。前一天还距离堤岸1.5米左右距离的海面,此时已经叫嚣着涌上堤岸。

   雨势渐大,路上几乎没有行人走动。由于长时间被雨水浸泡,谢嘉敏用来与外界联系的手机罢工了。“它没有任何反应了。”她说。

   刚到达双拥码头时,谢嘉敏就跟当地的救援小组沟通好,如果有居民受伤,就跟随救援小组一起去事故现场。后来,谢嘉敏一直没有接到这样的电话。手机被雨淋坏了,无法与救援小组取得联系,但她有强烈的预感,大家都平安。

   到了上午9点,风势、雨势慢慢减弱,路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

   11时,谢嘉敏离开大鹏新区时,已经有一缕微弱的阳光冲破云层,向“妮妲”挥手告别。台风走后的第二天,谢嘉敏从媒体报道中得知:本次台风,大鹏新区共转移群众7394人,无一人伤亡。

   “我并没有把这次直播当成工作,我只是尽全力去完成一件我该做的事,以记者职责的名义。”也许多年以后,谢嘉敏都不会忘记当时的这段经历。

   对很多深圳市民来说,台风“妮妲”深夜登陆深圳,他们感觉并没有给生活带来很大影响。8月2日,跑步教练史长冉一早爬起来,看着雨太大,去车库慢跑20分钟,拉伸10分钟,流了一身热汗。

   兼职开专车的司机路先生,2日早晨起来一看雨并不大,他就出门了。到下午5点,他已经赚了400多元。在8月1日,他接到第二天不用上班的通知,就决定第二天去开专车,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路先生住在福田,早晨8点到10点之间,大雨下得最猛的时候,他拉了四个客人,两个去龙华,一个去罗湖,一个去南山。乘客对他能及时来接人表示感谢,路先生很开心。

   一路上,他觉得很安全,他说,这应该跟这次台风防御很周到有关。

   说话间,他又接到了新单。

   8月2日11:30,台风“妮妲”减弱为热带风暴,15时位于广东省怀集县境内,继续远离深圳。

   8月2日15时,深圳市三防指挥部将防风I级响应降为防风IV级响应,《深圳市防台风防汛紧急动员令》有关“四停”(停工、停业、停市、停课)的规定同步取消。

   来自深圳市三防指挥部的消息显示,截至8月2日,深圳总体防台风防汛形势较为平稳,尚未收到重大灾情报告和因灾造成的人员伤亡报告。

   为了迎击台风“妮妲”,一组数据见证了深圳市政府所付出的巨大努力:全市共设置536个应急避难场所,安置施工工地工人、地铁轨道工人、流浪者共105432人次。8月2日,21750名环卫工人清扫道路垃圾约8000吨,城管部门清理1313株倒伏树木,全市2142个地下停车场和地铁场站均未出现水浸,1883个建筑工地的1458台塔吊没有发生倒塌事故。

   尽管台风“妮妲”是1983年以来登陆深圳的最强台风,相比2003年的台风“杜鹃”,正面袭击深圳的“妮妲”并没有造成多少危害。

   这得益于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深圳市政府应对台风灾害能力大有提高,及时向社会发布预警信息,启动防御台风“四停”应对方案,包括在建工地全面停工,转移安置相关人员。另一方面深圳市民的紧急避险意识增强,如到超市采购、储备生活用品,以提前应对台风来袭。

   “人努力,天帮忙。”一位领导在内部总结时说,“深圳的准备工作做得好,组织动员能力强,你们整夜未眠,‘妮妲’熬不过你们。‘妮妲’提前登陆,错过了最高峰,最终没有与天文大潮重叠,没有形成大灾。深圳平安,加油!”

   山地救援队的宋立接到可以撤下的命令时已经到了8月2日下午5点,此时,已经整整14个小时没有合眼,他急切需要回去睡一觉。

   从8月1日16:00,指挥中心发布了全队备勤通知,后方平台启动,宋立和所有值勤小组共45名队员一直处于备勤状态。执勤20个小时的时间内,备勤人员共接到救助电话19个,将一名流浪汉送往了救助站。

   “对我们来说,备勤而不用出动才是最好的结果。”事后,宋立的一名队友发朋友圈说。

 
上一篇:合肥园林绿化将推大标段招标管养模式
下一篇:中国水电四局深圳地铁项目顺利渡过台风“妮妲”考验
熟妇的荡欲欧美在线观看_日本高清免费视频WWW色_国产特黄特色在线视频_jiapanese50欧美熟妇